半夜醒來.一身汗...推開窗子...發覺自己還在台北東區的路邊公寓大廈裡...推開雙層氣窗既使是暗夜仍然傳來車子的塵囂...
頭腦還有點迷糊...搖搖晃晃的下了床走進浴室點了燈...
        最後的沖水聲中我回到桌前賴在沙發上...電視是開著的難道之前我就有醒來...原本以為是夢中的畫面卻突然慢慢清晰起來...
       半夜仰或是夢中有通電話敲來我卻似乎沒有醒來但是卻好像在雜亂中模模糊糊的對話了些什麼...
       先是收到了幾個香港導演的問候簡訊...傍晚稍早去了百視達卻發現連續租了好幾季的黑道家族後面被租走了..情緒突然斷了線.
       走回東區暫時租賃的小窩的路上又不甘心直接上樓於是又繞了巷子走到明曜後面...想說前一天有人說這邊有一家較近的百視達怎不來這邊租...但卻是再一次證明不要輕信人言.找不到打給對方說你不是說原本這邊有一家錄影帶店現在原址只剩下了摩斯漢堡跟乾洗店...就當運動吧居然得到這樣無厘頭的回答也只有莞爾掛了電話我站在那條曾經很熟悉的巷子看著那家裝潢華麗如今打烊的髮型店當年我曾經陪一個人多次來到這邊做頭髮因為對方要上通告出席電影首映之類的那時我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導演工作人員而唯一一部電影直到現在也沒上映過..當然也沒拍過鈕扣人那時真是窮的可以..
        雖然沒有現在這樣好像很多假象的機會卻好像還過的很愜意家人還很熱切一切都還像是昨天而已..我總是不耐煩等待著    於是漸漸的就不一起去了..久而久之很多事情都已經淡了不知道今天怎會突然想起
        只記得那時氣候很悶熱啊炎熱到一件剛洗好的濕T恤掛在陽台上沒多久就乾爽了而一件T恤穿在身上沒多久就被背脊的汗水濡濕了...
       話說回來到半夜醒來.今天是初六的晚上或是凌晨..打開電腦有收到幾封導演的信件跟問候郵件殊不知我早已經退卻的電影監製的頭銜誰也沒想到自己成了還沒上映電影局外人...公關還不忘通知我過兩天有記者會我嘆了口氣關上電腦螢幕...
      卻發現原本在充電著手機早就被我拿到了枕頭旁...我摸著有點頭疼的腦袋......今晚很怪再一次吃了同一家的消夜回來就昏睡了一兩個小時..而親愛的還在高雄等我明天下去找她一起回台北卻發現半夜伊人四點還在外面...話又說了回來難道稍早之前的記憶不是夢我原本以為我並沒有真的接到那通電話畢竟太2046了的場景我一直依稀以為是夢而已...然後手機螢幕卻顯示著半夜兩點四十三分有著一通來自香港的電話通話紀錄....電腦躺著幾個起了頭還沒寫完的故事跟劇本一直想徵幾個助手卻總是找不著適合的人....電影是個混沌氣泡包圍著自己.....
        有人說過  這是最壞的年代這是最好的年代
        那時候1994年在電影院看了一部大家幾乎都看不懂的電影:東邪西毒...大牌明星在如今看來都是完全不可能的夢幻組合了梁朝偉張國榮林青霞張學友張曼玉梁家輝劉嘉玲王祖賢(是的...有王祖賢只是片子拍了三年後來因故角色換了楊采妮取代但這是另一個故事不在此討論)...幕後花絮還有因為導演實在拍了太久監製劉鎮偉不得不趕時間用原班人馬拍了一部後來也是空前絕後的組合:"東成西就"的搞笑片...相信大家都看過(這就是電影好玩的地方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兩部片都是出自同一個班底吧)
       那部電影是東邪西毒;
       電影的第一句獨白...."很多年後,我有個外號叫做西毒......"這句出自張國榮本身就有著時間邏輯上的混亂的台詞揭開了長達十幾年香港電影的後新風格漣漪...不管如何...那是一個大家稱道討論的電影作品嗯是作品...雖然在旺角卡門之後很多年才又有了另一導演的黑幫電影旺角黑夜但無倫如何當時這個導演的作品至今也是在至今被討論不休的...1994年我幾歲?24歲...誰也沒想到在若干年後我這個當時在電影院一樣看不懂的人有機會成了導演...上一部我說當時看不明白十年後又重新看一次才有新的感觸的電影是不夜城(我之前另一篇網誌中有討論)
       當電影中洪七問:這個沙漠後面是什麼?歐陽峰頭也不抬的回答說:"是另一個沙漠"時.進入了另一個境界一切.
       很多無奈啊當年的不懂突然成了清晰的畫面...原來那象徵了電影中人物的內心世界...我十幾年來並沒有再重新看過東邪西毒既使是他如今重新剪輯了版本做了新的特效在坎城重新上映後我也沒有再重新看過....卻突然因為接了個電話遙遠記憶的一切突然變的清晰起來.....原本多年前看過的畫面突然一幕幕翻上心頭....既使是一句也好就像是我電影中大家普遍雖然大家不是太喜歡內容卻會認同的一句話:這是世界上沒有好人每個人只是壞的程度不同而已...電影本身就不討論了評價及為兩極...但就像我說的每部電影都有一兩句話就像是無間道理倪永孝說:出來混的遲早都要還的....一樣.有幾部電影你能記得它的台詞?
        幾個小時前模糊中我拿著手機靠在耳邊...聲音像是很遙遠的..."喂...人豪嗎...你不認識我...我是W....聽說阿叔幫忙剪了你的電影.我又聽阿K聊起來於是問他要了你的電話打給你......."
        
        事實上我根本忘了我回答了些什麼..大導的聲音有點遙遠......一切好像是浮在夢中的水上又像是在大漠..對了比較像是在大漠那個原來是手機的沙沙雜訊聲在夢中卻誤以為是大漠刮著的風....過於港腔的國語也實在因為國際電話聽不清楚......其實當時我自己看著被剪的完全是另一回事的鈕扣人腦海是模糊的迷亂的不滿不甘心忿忿不平卻無處宣洩...卻又好像有點什麼不一樣的東西......到後來再一次變成孤獨的呢喃因為無法一一跟別人去一一解釋...久了也沒有那麼不喜歡只是過於艱澀難懂對於太過年輕的朋友...比起來根本沒看完或是沒去看的人的讚美或是批評我還比較喜歡直接帶刺的討厭感...事實上我常在網路上Google對我有關的評論...像是吸毒一般的不能自拔當看到跟自己名字相關的啤論議題便點進去看...感覺自己像是觀眾一般常常在夢中坐在眾人一旁聽著別人對自己體無完膚的批評...都是過程我經常對自己這一說於是雖然還是會有不少這樣的早上我壓抑的在枕頭裡大聲罵著不讓別人聽到的字句.......突然想到在拍鈕扣人某場精神病對談的心理戲時(這場戲一樣被剪掉了)戴立忍送了我一片北野武的導演萬歲DVD給我看.後來麥大傑也推薦了另一套戲...
        最近漸漸少了別人當著面不知道我是誰發大肆批評的評論....話說回來夢中的對話難道是真實的我有點迷亂的不踏實感......現在回想起幾個星期前我真的有跟陳可辛爾冬陞泰迪羅賓陳德森等導演一起聚會嗎在小酒館裡......那都像是不真實的記憶一般.
        作了電影之後生活也不由得很電影起來...其實我生活反而更規律每天也越睡越晚越來越晚起床運動運動身體卻是比之前是上班族時好的多了....希望今年能有腹肌出現.
        於是我下了樓走去7-11買了幾條其實並不太愛吃的巧克力...冰箱兩箱可樂早都被自己整個春節沒出門喝光了但是現在只有點嘴饞於是只買了一瓶..我懷念起當時拍鈕扣人時候的那個三樓工作室公寓被我們改裝成了電影場景還有著可口可樂的冰箱跟瓶裝可樂跟我自己畫的屏風雖都不在我自己的手上了還有著許多故事結束發生..記憶都突然撞擊糾結在一起...
        夢中有幾句對話"沒關係我們知道你原本想說的是什麼......雖然劇本是你自己寫的但是格局太龐大了不是目前掌控的來...."版本沒辦法啦都會有這樣的過程...是的是過程....大漠好像又颳起了風沙....有機會來台灣我找你聊聊......我模模糊糊的說了句含糊的新年愉快吧掛了電話半夜在悶熱中醒來....窗外的霓虹燈閃爍的照著狹小的屋內一紅一閃忽明忽暗的很重慶森林的感覺..前幾天過年前媒體還來採訪說要做導演的家專題我想大抵也是最寒酸的一個導演家報導吧還是多謝記者朋友的幫忙...想到前幾天去的香港導演聚會...剛剛的夢或是真實過年前籌備拍攝的電影跟原本要繼續卻因為理念不合的退出計畫想到很多人很多事...這是新的一年....這部電影之後呢..是下一部電影.
我的電影計劃正在展開募集金的計畫.這是最美好的時光這是最混亂的年代.
我是錢人豪.

2046/02/3 在台北吧稍晚要下去高雄我準備睡了我對於每一個網誌上的回應跟留言我都會認真抽空回答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pact1970 的頭像
impact1970

我的黑色血液系空間

impact19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