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ad不死 這本來就是我大約兩年前就寫好的故事

這幾天聽一個電影公司的投資者說有人半年前就去跟他們公司提案了很類似的一個劇本
還在去年就在創投會上發表過甚至註冊了美國劇本協會的故事大綱甚至在某國影展上還得了獎
只是他們在收到我的故事後發覺實在是太類似了
3個月前資方就跟該電影公司告知此事卻遲遲沒有解決
等到跟我主動聯繫後才發覺原創精神實在過於雷同
雖然該電影籌備公司仍堅持是他們原創只能用某些電影都會打的一句話來形容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故事內容跟我當初流傳出去的初稿幾乎一模一樣
第三稿時我才加入了警察的角色但是....
包括法醫身兼殯儀館老闆..有還魂能力的女法醫 還魂天數只有7日...
基金會..死亡被害者家屬的抗議..復仇....
等等原創的故事精神會不會太巧了?還可以被他人自誇說成是放眼海外無人能及的故事格局
我只有呸!這明明就是我兩年前窩在自己的公寓裡面埋頭寫好的...當時我早就寫好了地下秩序跟不死(原名黑暗之門)兩個故事....這已經不是該電影公導演司第一次被人提出有抄襲的嫌疑雖然我也沒轍 要提出證明也唯有說我前年就有寄給一些公司跟製片人看也跟許多圈內演員討論過跟某些公司提案過....對方自己有沒有抄襲我的創意自己心中有數但是有時這一切公道似乎早已不在人心

誰來告訴我可以去哪裡註冊自己的故事創意吧...

錢人豪的黑色驚悚暴力電影

不死刑警

每個屍體都有一個故事,肉體其實會說話,只是你聽不見……
原來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了還要被拖回來……

前 言
剛派駐新管區的正直年輕刑警,因為查案而跟外表冷靜,內心細膩其實情緒敏感的女子–冰珊日漸接觸,而逐漸產生莫名的好感……卻在某次追捕行動中在擊斃黑社會老大的獨生子後,隨即在暗夜裡被冷槍偷襲身亡。
你以為自己死了嗎?我不會讓你這麼容易解脫的!
我要讓你一再嚐到死亡的那種痛苦!
深深吐了一口大氣,我居然還活著?
因為某種奇特的原因他發現自己居然在太平間裡復活,而令他復活的原因居然是因為黑社會老大要報殺子之痛,決定要再用殘忍的手段再讓他再死一次,甚至一而再,再而三的將他的肉體關在冰冷的地下室中,一而再的令他死而復活再用盡更種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法殘忍的殺死他,水浸、電擊、虐殺、活埋……時間長達三年……
年輕的刑警一再的死去又重複的醒來,每一次再度的復活都是另一場死亡的煎熬…….他不只一次的哀求對方讓自己就此死去!徹底的死亡!別再清醒吧!
一開始以為這只是一場夢饜,只希望自己趕快醒來。\後來發現居然現實比夢境還殘酷,寧可不要清醒。
他簡直已經失去了人性的尊嚴,在不知死去活來第幾次以後,他只希望對方能給自己一個痛快。
從懦弱變到冷酷!當知道自己終於掙脫不了這種命運輪迴時,他決定逃亡。
一定要逃出去報復這加諸在他身上的一切,每個人他都不會放過。
他不甘就範,終於把握到機會奮命逃出,在一個冰冷的暗夜裡。
一方面要逃避黑社會組織對自己的追殺,法律上已經是個死人的他得不到任何奧援,他只有一個去處,並且要找到當初是誰殺死自己的兇手。
可是他更發現自己的肉體竟然只有好像七天的壽命,肉體正在逐漸的崩壞中。
劇 情 簡 介
許多罪大惡極的罪犯既使被判了死刑,仍舊是安樂死甚至毫無痛苦,更無法消抿受害者家屬心中的痛楚。
甚至有的罪犯是死於意外更是一種解脫。
這樣的結果對於受害者家屬更是情何以堪。
黑暗中,有著這樣一股傳說。
在中國邊境的一個少數民族,對於死亡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
人在臨終之前,身上存著的,就只剩一口氣。這口氣順利的嚥下了,才算是善終。
否則抱著遺憾或心事或者是意外身亡的,那口氣會留在屍體上七天七夜才會消散。
為了讓在遠方的親人有機會見到族人的最後一面,宗族裡有一種秘傳的蠱術,在人死後十二時辰內植入人體,蠱蟲可以藉著那口氣,讓人的肉體再維持七天,甚至演變到後來簡直是可以將剛死亡的屍體在24小時內施術死而復活。
但先決條件是亡者的肉體沒有遭到徹底的毀壞。
如果腦部嚴重受損既使勉強復活,也不過是一具行屍走肉。
這種密術一直神秘的流傳到了現代。
一個擁有這種密傳之術的老法醫在太平間裡待了那麼多年,看過那麼多生離死別的不捨。
一開始,他只是希望能幫一些人完成未完的心願……後來,他開始滿足受害者,對於已經死亡的罪犯永遠無法放下的報復心願。
甚至開始收取豐厚的報酬,一次、兩次……就像中了毒癮一般無法自拔。
他接受了受害者家屬的請託將已經伏法死亡的罪犯在當天夜裡在冰冷的太平間地下室裡再度的施法復活,讓受害者的親友可以再親手的宣洩她們的恨意,親手殘忍的再度狠狠的殺死死者一次。
老法醫並不認為自己有錯,生前罪大惡極的罪犯早已死亡,以法律的觀點來說他頂多只是褻瀆屍體罷了,受害者的家屬也感激他,看著家屬感激的眼神,他甚至認為自己已經接近神的地步,一直到某一天事情已經超出他的控制……
美麗冷靜的助手:女主角—冰珊 因為名字的諧音之故,素有冰山美人之稱的她私底下,不為人知的職業居然是在冰冷的太平間的女法醫……
更令人驚訝的她居然還擁有可以接觸陰陽兩界的神秘能力,每一次當她接觸到死者臉龐的那一刻,她透過手掌彷彿可以讀取到死者生前幾十秒鐘的記憶片段。
甚至可以知道一些因為意外死亡的往生者,並不是真的死於意外,而是被人冷血的謀殺。她進一步甚至負起了替枉死的人尋找兇手的責任。
但是有時候看到的記憶畫面未必卻是正確的!
但是身為律師的男友—張嘉明 因為接受不了她職業真面目,雖然深愛她還是選擇離去的結果令她傷心不已。
然而糾葛卻無法就此切斷,張嘉明最大的客戶就是城中最大的黑社會犯罪組織的首腦—龍先生。
同時間一個剛剛調職到這個龍蛇雜處轄區的刑警—莫乃光,個性如同一般剛
出茅廬的菜鳥一般正直魯莽剛烈,卻因為正義感太過氾濫不懂圓融變通,而跟其他老鳥刑警格格不入,被排斥到太平間作屍檢紀錄。
因為查案而跟外表冷靜內心細膩其實情緒敏感的女子女主角—冰珊日漸接觸,而逐漸產生莫名的好感……
個性原本剛正不阿嫉惡如仇,卻一再違反天道出賣自己良心的老法醫–白先生。
隱藏在身後的連續謀殺案冷血兇手,究竟誰會是下一個受害者……
在尋找兇手蛛絲馬跡的同時,她居然驚覺到自己可能就是下一個目標
而兇手竟然是……
更離譜的是在轄區內居然一再發現已經早已死亡的屍體,居然好像一再被人盜墓挖掘出來虐待屍體,已經接連兩次她在命案現場發現其實現場的死者早就是前幾天就死亡的死體。
已經死亡的屍體怎麼會又出現在不同的命案現場,並且居然又多出許多新的傷痕跟不同的死亡原因?
沒想到!跟黑社會組織的獨生子(太子)一起送進太平間的還有不久之前還想約自己出去的年輕刑警;
才剛開始有點好感的莫乃光居然也成為一具冰冷的屍體躺在眼前,還沒收拾好悲痛的心情,沒多久老法醫也因為意外事故死亡。
三年後。
居然在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居然在自己的辦公室裡又碰見明明應該早已死亡,卻又活生生站在眼前,渾身溼透的莫乃光。
他跟她說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故事……
然而真的是故事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pact1970 的頭像
impact1970

我的黑色血液系空間

impact19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issarine
  • 你有考慮把這個故事出版嗎~<br />
    好想把它看完喔~<br />
    有種"輪迴"的感覺在~<br />
    但卻是在輪迴和跳脫輪迴的中間~<br />
    很奇妙的感覺呢~